带着妈妈教书,巴中90后女教师用心中暖阳点燃青春梦想

www.scol.com.cn (2018-11-12 14:40:28) 来源:四川在线
编辑:高启龙  

    四川在线消息(记者 马小米)娇小的身材,丝毫看不出她有巨大的能量。腼腆的性格,丝毫想不到她有坚毅的故事。当一连串的不幸袭来,把生活揉得像一地碎玻璃,没有退路的她,没有放弃和逃离,选择了肩挑责任,逆势而行这就是陈芳芳,24岁、大山、教师、学生、带母亲上课,这是她的生活标签。

陈芳芳和母亲

    收起白领梦,她与大山联系在一起

    大山深处的阳光让人觉得特别的纯澈。

    10月30日午间,在平昌县镇龙镇烟灯村小学的院坝里,一群孩子正在老师的照看下忘我地欢跳着,汗水湿满了额头。

    而在此时,在学校的一间教室里,陈芳芳正在给三四个幼儿园年纪的孩子喂着营养餐。

    “粒粒皆辛苦,咱们要节约粮食,尽可能把碗里的饭菜都吃完。”陈芳芳鼓励着孩子们。 

    由于班里的孩子年龄还小,所以几乎每顿饭都有几个“不自觉”的孩子让她亲自喂饭。

    镇龙镇是平昌县较为偏远的镇,离县城约有100公里,并且山路崎岖。山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选择外出务工。留在村里的孩子,其大部分监督职责都落在了老师的肩上。每到农忙时分,老师们还会自觉承担起接送学生的任务。“家里忙农活,没有时间接送孩子。”从2015年毕业至今,在这三年多的时间,陈芳芳对每个孩子的家门了如指掌。

    虽然地处偏远,但教学压力不大,工作稳定,生活安静坦然,这也是不少人追求的生活节奏。三年前,大学毕业的陈芳芳正是按照父亲的建议,通过考试与这座偏远的小镇和这座更偏远的村小学联系在了一起。

    其实,按下闹铃,化上精致妆容,走进高端写字楼……陈芳芳也想过在大城市里拼搏一把,过上像电视里女白领们那样的精致生活。

    “刚来的时候觉得,这和我想象中的工作场景差距太大了。”陈芳芳说,可是,面对山里淳朴无邪的孩子们,短暂的犹豫后,她还是决定好好投入工作,将自己的知识带给山里的孩子们。“父亲送我读书,是让我学知识有品行,学生们的家长们肯定也是这个心理,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嘛!”

    然而现在,一向听话的陈芳芳却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建议和教诲,三年前那个青春懵懂的女孩儿现在已经经历了太多风霜。“生活已经让我认清什么才是真正的现实。”

    噩耗,父亲患直肠癌晚期

    陈芳芳的老家在达州市渠县一个农村家庭,曾经是一个幸福温暖、让人羡慕的家。父母勤劳,弟弟勤学上进,自己也有了工作。     

    2015年7月,弟弟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,这和陈芳芳当年考上大学时一样,家人再次沉浸在喜悦之中。

    “供养两个孩子念书虽然很苦,但那时候看得出来父母还是很开心,在左邻右舍面前觉得特有面子。”陈芳芳说道。

    但生活的不幸却魔鬼般突如其来……

    有一天,腹部剧烈疼痛的父亲被确诊为直肠癌晚期,这样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。匆忙赶回家的陈芳芳看到父亲,再也忍不住眼泪,嚎啕大哭起来。“从没有想过,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家。父亲还年轻,我还没有好好尽过孝呢!”

    陈芳芳的眼泪并没有缓解父亲日益严重的病痛,2016年7月,父亲永远离开了这个家。

    “那段时间,可以说是我内心最为煎熬和难受的时候。”陈芳芳说。   

    然而,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心情的陈芳芳,又一个不幸的消息降到了她的头上,爷爷也在父亲去世后不久撒手人寰。“那个时候心想,父亲不在了,家里面的一些事儿还可以找爷爷商量,可现在……”陈芳芳整理了一下刘海儿,眼睛有些湿润。“爷爷对我们一向很好,可能是由于父亲去世让爷爷太伤感了!”

    亲人们的相继离世,让初入世事的陈芳芳几近崩溃——

    置办父亲葬礼时欠下的十几万债务、弟弟的学费,所有的家庭负担都落在了她和母亲身上。

    我该怎么办?

    那时候,经常失眠的陈芳芳,每天晚上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。“有时候躺在床上,一遍流泪一边想,能不能撒手不管了。”陈芳芳告诉记者,父亲不在了,让她突然迷失了方向,一系列的变故甚至让她产生过轻生的念头,但一想起母亲和弟弟,她就告诉自己,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

    学校的领导和同事们听说陈芳芳的遭遇后,不约而同地给与安慰鼓励和力所能及地帮助。这让陈芳芳逐渐走出思想的困境。“生活已然成这样,生活还得继续而且要过得更好,工作也要对得起领导和同事们的关心!”

    “她平时看起来很文静,整个人都朝气蓬勃的。”同事蒋雪梅告诉记者,放学后她们常去村里散步聊天,但陈老师很少提起家里的事,都是聊些日常生活或者孩子们的事儿。

    携母工作,她的明天依然有梦

    “你好,你是陈芳芳吗?请赶紧到成都来一下,你的母亲看起来有点儿不对头!”2017年临近寒假,陈芳芳突然接到母亲同事的电话。

    陈芳芳脑袋嗡的一下,额头上冒出了冷汗。但此时的陈芳芳来不及哭泣,而是第一时间给弟弟打电话让他先行去看母亲。自己也迅速往成都奔去。

    不幸依然像冷风般吹来,但陈芳芳已蜕变成寒梅一样存在。

    春节期间,母亲被送进了医院进行封闭治疗。“可能是由于亲人的逝去,还有家中的经济压力过大让妈妈得上了严重的抑郁症。”

    望着时常情绪失控、大吵大闹、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,陈芳芳却有了自己的打算——   

    过完春节,学校一开学,陈芳芳就为弟弟办理了助学贷款。

    经过与学校领导的沟通,她领着母亲回到自己教书的地方。

    每天6点多起床,做好早饭后便为母亲梳洗、喂饭;上课时便让母亲坐在教室外的窗户下;备课改作业时把妈妈拉在身边……

    “她虽然把妈妈带过来上课,但是丝毫不影响工作。”烟灯村小学校主任程林回忆,有一年六·一儿童节,要把孩子们组织到镇上去参加表演,没想到陈芳芳5点多便牵着妈妈到校了,随后陆续安排孩子们集合整装,作为校主任的他都有些惭愧。

    “弟弟,咱不浪费,但也不能太节约了。”陈芳芳告诉记者,现在每个月都要给弟弟打生活费,这是经常给弟弟说的一句话。“弟弟身体偏瘦,不能吃不好,自己苦一点都无所谓。”工资收入不是太高的陈芳芳,每个月还定期给弟弟1000元的生活费。

    弟弟也特别懂事,“去年我过生日,弟弟特地买了一大箱零食寄回来。”陈芳芳高兴地聊起,弟弟平时很关心她,周周都会视频电话联系,让她好好休息、注意身体,听着特别暖心。

    生活就像天气,不仅有阴霾更有阳光。眼下,陈芳芳的母亲身体已大有好转,弟弟也将大学毕业,日子似乎又有了新的盼头。“我大学同寝室7个人,加我在内就只剩3个单身啦!还有两个都当妈妈了。”陈芳芳说,现在一面只盼着自己能好好工作,继续把“梦”扎在这座大山;一面只盼着一家人的生活越过越好。

    “孩子们也带给我很多正能量,很感谢他们。”陈芳芳说,压力大的时候,看着孩子们一张张无辜的笑脸,心情就会好很多,“个人问题还没想那么多,现在只希望尽全力把孩子们教好。”

(四川在线巴中频道新闻热线:0827-5188332 官方微信:巴中舆论场)
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